2018・11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2009/08/11 (Tue) Schadenfreude

The pleasure upon misfortune of others
弗莱泽最喜爱的德语词汇
所谓的“幸灾乐祸”
德国不愧是一个能够发明出这般词语的民族
弗莱泽不愧是一个会喜欢这种词语的S系老师

于是弗莱泽每周一萌再战

太可惜了,居然没有把他右手撑桌左手拂面双脚交叉腰肢微扭倾身侧立于教室中央的样子给拍下来,手机掏的太慢了!
自殴!

终于忍不住问了他德普
"How did Prussia and Germany get together?"
弗莱泽摸下巴想了想,笑着说普“鲁士曾经有很好的教育与军事系统,只可惜他缺少一个相邻的伙伴,于是寂寞中他找到了德国……”
然后他看到了我目瞪口呆的样子,连忙说自己是在开玩笑,说是因为我问问题的方式比较奇怪
那个“get together”给他的感觉是……弗莱泽伸出双手做了一个把两手食指放在一起晃来晃去的动作

好吧这周的萌点比较微弱,大家被ESSAY逼得都基不起来,我一直埋头看资料都没心情去调戏他
lecture更是直接昏死过去……


今天路过二手书店的时候忽然开始心痒痒,要不要去把那本英文版的金瓶梅给买回来
但是想想手里现在这本英文版的源氏物语我翻了五页就放弃了,果然姓名是我读翻译体最大的雷……于是还是算了吧
不管是什么书,还是用原著的语言来读才最舒服
于是为了能读更多的书就应该学习更多的预言,握拳
何年何月才能功攻克法语啊,泪奔


墨尔本这几天在下大雨,天气又冷回去了,于是关上窗门开暖气裹毯子喝抹茶抱天天
在写这博文的时候,左手的小指与无名指继续隐隐刺痛着


开始越来越痛恨这里的肉,无论是猪肉牛肉还是鸡肉总是有一股味道去不掉
听某人说这是因为澳大利亚的屠宰场都非常人性化的是用点击来处死牲畜,而并非中国常用的割喉放血
以至于新鲜的肉里面全是血
当初买大块牛肉的时候就发生过一拆开包装就喷了满手的鲜血淋漓的事儿
昨天做咖喱鸡翅的时候也是,明明已经洗了好多遍,以为血总是洗好了,没想到翻炒的时候铲子无意间往一段鸡中翅上一戳,只听到“噗兹”一声冒出一股血水
当时的心情简直想掀桌

既然是生下来就注定被人吃的畜生就给我好好的把你们的利用价值发挥到极限,也就不枉费你们这短暂的一生了
电死终究也是个死,反正肯定也要被割喉分尸,还不如一开始就割喉放血来的痛快
你死的痛快我们吃的痛快

不过后来想想……为啥饭馆里的肉就没那么重的味儿,他们是怎么处理干净的?
我想吃美味的肉啊,泪奔



Zeitgeist!


校园灵异事件簿 | trackback(0) | comment(2) |


<<R小红大战M小蓝 | TOP | 浮云啊浮云>>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No title 

好雷啊~~
可怜的猫猫,吃肉都那么不称心

2009/08/30 19:27 | 豚豚 [ 编辑 ]


No title 

我记忆里面,纽约的中国菜馆,所有的菜都是一个味道的
无论鸡肉猪肉羊肉牛肉.
我只记得分清...西兰花和鱼肉是俩不一样的东西.

现在想起来,也挺美好.

突然很好奇那撑桌扭腰的老师.
下回,你一定要狠狠的掏手机喔,XD

2009/08/12 00:03 | 銀子 [ 编辑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haronyu.blog126.fc2blog.us/tb.php/85-c5e3a411

| TOP |

眇之魚

八千不解释

Author:八千不解释
腐宅同体 百毒不侵

偶与娃简单相加不互溶
光线永远很奇怪!

其实是怪蜀黍

偶尔也爱织毛衣

本命
北辰元凰
一步莲华 昭穆尊
墙头
素还真 疏楼龙宿 六祸苍龙 弃天帝 经天子 玉阳君 银锽朱武 南风不竞 少独行 地者 宿贤卿 海蟾尊

三台柱是神

说小心肝们坏话者,统统叉出去!
(*゚∀゚*)

天邊之線

终于被踩了!激动啥啊。于是下一个HIT:11248

息硯之白

筆之海

篝野行

一夜橋

朝花夕露

踏草留聲

free counters

鏡淵

www.flickr.com
這是一個 Flickr 徽章,顯示來自 八千年蚊子在钓鱼 的公開相片和視訊。在此處製作你自己的徽章。
【譴責真愛聯盟】

迷繭探虛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海境來客

和此人成爲好友

銹鳴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