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2009/02/05 (Thu) 就不能让我梦到点正常的东西么……

好不容易同时梦到四奇居然还给我来个赭金……

这什么世道啊啊!掀桌




大概是父亲大人请客的那一杯黑啤的缘故晚上睡的特别好(也许是醉了)然后就开始胡乱做梦

似乎是很有整体性,但是又觉得很穿越,最后就很狗血了



梦中的情景一向与寂静岭电影中那昏暗的天空和无人的街道相似,然后在莫名其妙的时候忽然涌出很多人

向来这样

然后就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戏台上,就是故宫四合院里那种两层楼的戏台,我在二楼的台子上往下看(没有栏杆),但是我是看戏的人,而院里正在上演好戏

似乎是霹雳官方跑来搞活动了,有很多偶摆了院的三面看来是要拿来卖的,于是就很激动地一个一个看过来。

具体有哪些人物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一只战甲版的白衣。

找了很久的元凰但是没有看见,正当放弃的时候一瞥角落发现那里站了一排的翳流教主版元凰,顿时非常激动。不过自己似乎一直只是看着,没有任何行动。

之后黄大出现了,四周的人都下拜喊宗主(当时潜意识的明白他是玄宗宗主……不知道为啥)。我旁边也有人,穿了很反复华丽的衣服,我穿的也是古装来着。

之后黄宗主宣布表演开始,然后只见那一溜元凰从旁边走出来跳到地上,水泥地立即变成水池然后红通通的元凰们开始跳水上芭蕾。(这是我最搞不明白的地方,理论上梦里做的会是白天想的东西,我很想见元凰没错但是他们为什么会跳水上芭蕾啊啊?)

很囧囧有神的看了一会儿水上芭蕾(我在梦里就感觉自己已经被囧到了),元凰们又回到黄宗主身边排好。然后宗主宣布活动开始(活动具体叫什么不记得了),玄宗四奇要根据这个地方隐藏的指示走一个路线然后到达某个地方。

然后猛然发现身边站的人就是玄宗四奇(那我是谁?问号)。四个人拜了领命然后就转身开始奔跑。

我的视线第一次转到后面,发现一直站的台子后方式一个通道,我的视线于是转移到金鎏影旁边(身体被丢下了,似乎眼睛变成了随时跟踪摄像)。

他们跑到通道尽头就看到墙上贴了一张纸,纸上写了什么梦里是没有看清的,但是紫荆衣说了一些话,他们便转上向右跑。

接下来是一间化学实验室,中央围了一圈的灰白色石头质地的桌子,上面还有一些水龙头和瓶瓶罐罐的仪器。桌子上貌似是有提示的,他们分成两队绕着房间走了一圈然后进入院子。

是那种小区里的小花园,有很凌乱的树木,地上的草很稀疏露出了大块裸露的泥地,还有一些水泥的雕塑(不确定是雕塑还是运动器材)。

我觉得四人在这个院子里是按照一定的路线在奔跑的,并没有简单的走过院子而是用轻功飞过去的,还踩在那个水泥的雕塑上。

之后有一段梦境的记忆很模糊应该是忘记了,但是总记得有些东西。总之我能够记得的是他们进了一个厂房。

厂房入口开始用金属的建筑废料(都是些脚手架的管子和钢条)排了一个通道,他们就顺着通道开始走。哪些东西上面挂了很多相片,照片的内容是什么已经很模糊了,但是能够确定在梦中是看得很清楚的,似乎是一些很血腥的东西,而且是一个连续的过程。

从这里开始我能感觉到金鎏影很不安,有一些害怕而且身体不适。

他们走出了迷宫一样的通道来到厂房的另一端,那里摆放了一排机床一样的仪器。下端是类似于病床一样的东西,并且有一端是翘起来的。翘起来的一头有一根金属支架上面有一盏灯(忽然想起来!是牙科诊所的椅子!)。

他们从这些东西之间穿过去的时候两张床之间的电路会被接通(通过人体)然后两盏灯就会亮起来。我能感觉到这东西是想要拿来吓人的,但是金鎏影并没有觉得害怕。

之后是一个建筑工地,似乎是一个很大的地基,四周有铁片的围墙。地基中央的钢筋全部陷了下去形成一个圆形的大坑。四奇并没有靠近而是从一边绕了过去。

这时后狗血的事情就发生了。金鎏影忽然扑上去从后面抱住赭杉军的腰然后说了类似于:你不能丢下我,我们是一起入门的,你一定还记得,你不能忘记我。

然后就忽然插了一段回忆,金鎏影与赭杉军在梦最当初的那个台子上,还有很多其他的人,他们一起在拜师。(黄宗主还是在下面原来的位子上)

金鎏影抱住赭杉军的时候我发现感官超级真实,几乎能够感受到那种伸手抱住一个穿了很厚重衣服的身体的感觉,包括能感受到金鎏影身上的衣服因拥抱的动作而产生的褶皱。衣服没有味道。

之后赭杉军推开金鎏影继续往前走。这时候金鎏影抬起右手发现手腕处有血迹,他于是想要把血迹擦掉却发现血越流越多,并且这些血迹很奇怪,近看会发现其实是微小的虫子。

然后金鎏影就把外套脱了,接着发现右手的袖子内全是血。这时赭杉军走回来帮他把里面的衣服也脱了,袖子同样布满血迹。

然后金鎏影的右臂就断掉了。



梦停止在这里。

我比往常醒来的要早,因为窗帘的缘故房间里是黑的但是可以从最上面看到光,于是其实已经天亮了。

接着很快闹钟就响了。



啊……居然梦到赭金。

这是不是在告诉我木头是个断臂(断袖)然后对象是赭衫

大概是因为最近苍金看太多导致木头在心目中越来越受最后变成人皆可压了。说不定哪天会梦到墨金呢。

玄宗总受?

能够想象小紫指着木头的鼻子鄙夷的说“你真造孽。”的样子,笑。



难道是上天想告诉我一些什么么?谁来帮我解析一下~

虽然说这次有带梦的解析但是感觉那东西完全没用于是也没有去翻也肯定不会因为这样就去翻……



木头啊,你怎么就那么造孽呢?

但是还是好爱你啊~


霹雳平地一声雷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向天再借五百年 | TOP | SWEET POOL 本能与生命延续>>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haronyu.blog126.fc2blog.us/tb.php/2-6ca5faf3

| TOP |

眇之魚

八千不解释

Author:八千不解释
腐宅同体 百毒不侵

偶与娃简单相加不互溶
光线永远很奇怪!

其实是怪蜀黍

偶尔也爱织毛衣

本命
北辰元凰
一步莲华 昭穆尊
墙头
素还真 疏楼龙宿 六祸苍龙 弃天帝 经天子 玉阳君 银锽朱武 南风不竞 少独行 地者 宿贤卿 海蟾尊

三台柱是神

说小心肝们坏话者,统统叉出去!
(*゚∀゚*)

天邊之線

终于被踩了!激动啥啊。于是下一个HIT:11248

息硯之白

筆之海

篝野行

一夜橋

朝花夕露

踏草留聲

free counters

鏡淵

www.flickr.com
這是一個 Flickr 徽章,顯示來自 八千年蚊子在钓鱼 的公開相片和視訊。在此處製作你自己的徽章。
【譴責真愛聯盟】

迷繭探虛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海境來客

和此人成爲好友

銹鳴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