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 >>
2009/12/06 (Sun) 无题

罗喉、黄泉、君曼睩、死神之子


“好烫!”伸手去揭灶台上的锅盖,却不小心被滚烫的盖子烫了手,君曼睩急忙把右手放在嘴边吹了吹,可拇指与食指白皙的指尖还是很快就红了一块。噘了噘嘴,君曼睩放下卷在手臂上的袖子包住手,然后再次去拿那锅盖,这下子就不会烫了。揭开锅盖放在一边,一阵肉香随着上升的蒸汽扑面而来,君曼睩闭上眼专注感受,嘴角露出满足的甜美微笑。

“好香,曼睩你烧了什么?”低沉的声音响起,黄泉抬手撩开门口的竹帘走了进来,一手拿着一只普通的长矛,另一手提着一只小鹿似的动物。“你昨天猎回来的兔子,今晚就吃这个了。”曼睩腼腆一笑,然后看到了黄泉手里的猎物。“看来今天收获很丰盛。”

“尚可,临近入冬麂子都吃的很肥皮毛也厚实,是不错的猎物。”说罢把手里的麂子拿起来向对方展示。君曼睩走过去伸手在麂子的皮毛上摸了摸,只见那麂子身上的毛发毫无损伤,唯一的致命伤口是专门为了保留皮毛的完整而被刺穿的双眼,足以显示猎手高超的技艺。“好暖的皮毛,”君曼睩不禁赞叹,“这大小,刚好可以做一双长靴。”

“我也是这么想的,”黄泉张开手,用修长的手指在麂子的背上比划了一下,“先给他做一双吧,他身子虚手脚总是很凉,刚好可以做来冬天穿。下次待我再打来就给你做。”“嗯,”君曼睩点了点头,从黄泉手中接过麂子放在柴堆上,“饭很快就好,稍后我来叫你们。”

黄泉看着这个温和的女孩,原本应是深院中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此时却穿着普通的棉布衣挽着袖子站在粗陋的厨房里。自从与他们在一起以来,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黄泉伸手的摸了摸君曼睩头顶的头发,“辛苦你了。”



罗喉正靠在窗边躺椅上小憩,夕阳的光线透过敞开的窗子落在他金红的长发上,散发出淡淡的柔光。重伤之后他的脸色一直很苍白,嘴唇依旧缺少血色,双手交叠摆放在胸腹上,呼吸平稳绵长。

而在他身旁的小床内,死神之子也正睡得香甜。君曼睩放心不下这个孩子,于是罗喉就把他也带上了,几个人称呼他为小家伙。竹编的小床一端用木片架了一个小小的支架悬在小家伙的上方,支架上挂了个闪亮亮的玩具,仔细一看,竟是黄泉当初用来做额饰的红珊环,圆环四周用细线挂了几块金色的亮片,那是从罗喉的黄金战甲上抠下来的。

小家伙在睡梦中翻了个身自己醒了过来,觉得有些不舒坦,大概是肚子饿了,他撇了撇嘴,呜哇一声哭了起来。

罗喉被哭声弄醒了,转头去看身边的小家伙。小家伙发觉有人在看他,于是也收了声转头去盯着罗喉,水水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可是罗喉只是淡淡地看着并没有要给他吃饭的举动,小家伙很快就再次失望地大哭出声。

罗喉伸出手去碰了一下吊在床头的玩具,那个圆环就缓缓地转动起来,下面吊着的金片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一闪一闪的很是好看。小家伙暂时被头顶的玩具吸引了注意力,停止哭声伸出小手想要去抓,但是够了几下没有碰到,注意力再次转回饥饿的肚子,重新开始委屈的哭泣。

蹙着眉头,罗喉不着痕迹地轻叹一声。“乖,”他小心地把手放在小家伙的身上,然后开始轻柔地拍着孩子柔软的身体,“不哭了,不哭。”随着有节奏的拍打,孩子逐渐被安抚。睡意再次缓慢地爬上小家伙的双眼,他张开小嘴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稍微扭动了一下身子,很快便进入了梦想。

见到小家伙安静了下来,罗喉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依旧慢慢地拍着。

黄泉站在门口,隔着竹帘看到了这幅景象,如此的宁静祥和。他安静的站了一会儿并不去打搅,倒还是罗喉自己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缓缓收回手放在身上的毯子上。

黄泉撩开帘子走进去坐在躺椅边缘,伸手握住了罗喉的手举起来,然后低头将嘴唇靠了上去。半年前的那场围杀,罗喉几乎丧命,现在虽然是救回来了但是武功差不多废了个干净,身体恢复的也十分缓慢,血气虚弱导致他的指尖总是冰凉的,此时被黄泉握在手里温暖的嘴唇贴在上面,终于能感受到了一丝热度。

这样的一双手,曾经在翻掌间便可取千人性命,如今必须依靠他人才能找回应有的温度。但也是这双手,在片刻前以最温柔的方式抚慰了一个稚嫩的生命。

“在想什么?”罗喉察觉到对方的出神,开口问道。“没什么,”黄泉答得很快,咧嘴笑了笑。罗喉胸口无故感到有些沉闷,转过头去看窗外。“你看到了这双手上的鲜血,”罗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失落,“你还在恨我。”

“我确实恨罗喉,”黄泉敛了笑容,淡淡地说。罗喉听了,仿佛因为这话语而感受到了疼痛,沉重地闭上眼。“我恨那位带来毁灭的暴君,所以……我用手中的银枪,将那位暴君杀死了。”他伸出一只手指着罗喉的心口,“如今在我面前的,只是罗喉。”

黄泉感到握在手中的手指轻微的颤了一下。罗喉睁开眼缓缓转过头,望着黄泉的双眼,表情依旧平淡无波,但是黄泉已经明白了。他凑上前去在罗喉额上落下一个吻,抬起头时发现罗喉正紧闭着眼,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黄泉知道这是对方害羞的表现,不禁莞尔,但又觉得这样子的罗喉十分可爱,于是又低头去吻对方苍白的唇。

君曼睩在门口隔着帘子说晚饭已经准备好了,黄泉抬头应了声,伸手去扶罗喉起身。罗喉披着件外衣,把身体的重量靠在黄泉身上,一起悠闲地走出房间。这是他忽然停下脚步对黄泉说:“小家伙饿了,你先去拿东西喂他。”黄泉撇撇嘴,“他不重要。”但是又眼珠一转,低声调笑道,“你哄小孩的手段倒是越来越熟练了,好一位慈母。”

罗喉也不恼,神情依旧淡淡的,轻描淡写地推开黄泉的手,自己拢了外衣朝前厅走去。

“哎你别生气啊,我说笑的呢……”

霹雳平地一声雷 | trackback(0) | comment(1) |


<<踏上归途 | TOP | 吾要离开了>>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No title 

小八,你啥时候写个黄罗的互攻啊?或者强攻强受的~
我说,君曼睩这么跟着他们二人会不会时常起到电灯泡作用=。=

2009/12/06 13:56 | 公子晖 [ 编辑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haronyu.blog126.fc2blog.us/tb.php/132-2554a0a9

| TOP |

眇之魚

八千不解释

Author:八千不解释
腐宅同体 百毒不侵

偶与娃简单相加不互溶
光线永远很奇怪!

其实是怪蜀黍

偶尔也爱织毛衣

本命
北辰元凰
一步莲华 昭穆尊
墙头
素还真 疏楼龙宿 六祸苍龙 弃天帝 经天子 玉阳君 银锽朱武 南风不竞 少独行 地者 宿贤卿 海蟾尊

三台柱是神

说小心肝们坏话者,统统叉出去!
(*゚∀゚*)

天邊之線

终于被踩了!激动啥啊。于是下一个HIT:11248

息硯之白

筆之海

篝野行

一夜橋

朝花夕露

踏草留聲

free counters

鏡淵

www.flickr.com
這是一個 Flickr 徽章,顯示來自 八千年蚊子在钓鱼 的公開相片和視訊。在此處製作你自己的徽章。
【譴責真愛聯盟】

迷繭探虛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海境來客

和此人成爲好友

銹鳴之聲